繼《叔.叔》以後,楊曜愷導演近日推出新作《從今以後》,在柏林影展獲得被譽為同志電影獎項最高殊榮的「泰迪熊獎」,讓香港電影再度跨足國際。電影不只探索暮年女性同志的愛情,也藉着故事挖掘同性婚姻在現時香港法例不被允許的情況下,配偶在另一半去世以後,被剝奪的種種法律權益。缺乏法律承諾的愛情,隨之而來的是各種現實問題浮面。在剝下愛情的外殻後,裏面到底埋藏甚麼?是次電影更邀請到退居幕前多年的李琳琳參演,楊導演與李琳琳互相欣賞和信任又如何成就這部具討論性的得獎影片?

聚焦同性伴侶晚年的處境遭遇

「我請在座各位見證,我願意以你為我合法妻子/丈夫,我願對你承諾,從今以後,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將永遠愛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長……」婚禮上在諸位親朋好友作見證下,對另一半許下承諾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香港同性伴侶尚未能實踐這個願望。「《從今以後》不只是兩個女人的愛情故事,我更希望引伸大家思考香港同志婚姻法案的問題。在傳統婚體上,我們能對另一半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但目前在香港法例未允許同性婚姻合法化,許多伴侶即使廝守多年,仍未有機會和對方作出「從今以後」的誓言,因此取名《從今以後》,其實是帶有一點諷刺意味的。」

《從今以後》的英文名稱是All Shall Be Well,這又是另一個故事。楊曜愷在撰寫劇本前進行大量資料搜集,在採訪同性伴侶時,他常問及他們是否有立遺囑的意願,「有趣的是,他們下意識會回應『當然沒有』,有部份同志覺得他們在這世界上擁有的並不多,所以根本不需要立遺囑,有部份則認為可放手全權交給家人處理,他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說話是:All Shall Be Well!翻譯成中文就是:一切都會好好的。在我的角度而言,我覺得他們對於一切都太隨性、太樂觀了。」

圖片來源:《從今以後》官方電影海報

不論是《叔.叔》還是《從今以後》,家庭都是電影中無可避免的切入點。在電影尚未成形前,楊曜愷導演參與LGBT遺產權益講座,得知不少同性伴侶在另一半過世後,不免與對方家人因遺產權益發生爭執,楊導演對此題材甚感興趣。楊導演為此認識了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鄧芝珊,她亦是《同聲同氣:香港年長女同志口述史》的作者之一,此書是她和獨立記者伍詠欣進行8年田野調查的成果。在鄧芝珊的協助下,楊導演得以接觸到不少真實案例,發現同性伴侶即使在生前與對方家人關係親近,在其中一方過世後,人性猙獰的面目也隨之出現,加上同性伴侶缺乏婚姻的承諾和保障,遺產爭奪案不時活生生地在現實上演。楊導演從中獲取靈感,故事的雛形逐漸立起來,而鄧芝珊亦成為《從今以後》其中一位聯合監製。

難得一遇好角色 李琳琳重返大螢幕

電影的另一亮點,就是邀請到隱居幕前三十多年的李琳琳參演Pat一角,問及她接下角色的原因,琳琳姐笑稱在《叔・叔》上映的時候,已對楊曜愷導演留下深刻印象。「我是因為太保才特別進場看《叔.叔》的,我記得他以前總是演武師,沒想到《叔.叔》讓我看到完全不一樣的他,當時飾演他太太的區嘉雯,也呈現了一個『煮飯婆』的形象,沒有半點演戲的痕跡,自此我便對這位導演留下深刻印象。」

在幕前久未露面的琳琳姐,在接到楊曜愷導演的邀請時,坦然一開始並沒有太大信心。「我擔心自己離開幕前三十多年,可能會有點不合時宜,枉論跟上現在的拍攝節奏。但後來又仔細想想,這真是一個夢寐以求的角色,終其一生的演藝生涯也未必有機會再遇上這樣的劇本。加上我的先生和兒女都十分支持,於是決定答應導演的邀請。」

琳琳姐過往在邵氏和電懋一向飾演較為女性化的角色(編按:即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和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如在《青春的旋律》(1968)頂着一頭長頭髮、穿迷你短裙和長靴載歌載舞,或在《金玉奴》(1965)裏穿一身古裝,刻意提高聲線念出對白。琳琳姐坦言這與她本身的性格差異甚大,「我是一個比較『硬淨』的人,不喜歡拖泥帶水。楊導演的厲害之處,就是觀察到我這個面向,願意讓我飾演這個較為男性化的角色。不論是我,還是區嘉雯和太保,導演都能夠發掘演員的內心深處,再細膩地呈現和提升在戲劇之上。」

《從今以後》導演楊曜愷(左)和演員李琳琳(右)。 攝影:歐陽俊浩

角色功課和前期準備

演員要演活角色,則必先進入角色的狀態,更需要理解角色在故事開始以前,他/她經歷過的一切。為了讓琳琳姐和區嘉雯更進入角色,導演事先做了大量人物功課,鉅細靡遺地描述角色的生平和情感狀態。問及導演有否考慮過在選角上採用真正的女同志,透過其自身經驗令角色更生動自然,「我會以專業演員作優先考慮,畢竟他們戲劇經驗豐富,即使未必有切身經驗,但在聊天交流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是怎樣的人,是否適合演繹這個角色。」

導演在開拍前,事先約了兩位主角進行較深度的交流,以角色的身份說出對彼此的想法。琳琳姐稱這是她在演藝生涯中未曾經歷的事,「以前我那個年代,演戲是真的是要刻意『演』出來的。但《從今以後》是一部生活化的電影,為了讓我們更理解彼此,導演邀請我和嘉雯說說內心想法。我當時打了一個突,和第一次見面的人交心,很不習慣。幸好嘉雯富有經驗,是她先和我閒話家常,再慢慢帶進角色。這不但減輕了我對演出的生疏感,到『埋位』的時候,我和嘉雯的互動也仿似在交心。遇到這樣專業的團隊和角色真是可遇不可求,不論是導演的前期準備,以及整個團隊都十分專業,甚至宣傳也盡心盡力,實在是一個難得的經驗。」」

昔日邵氏電懋的風光年華

在宣傳謝票的時候,最讓琳琳姐難忘的,就是有年輕戲迷到現場支持。她笑言沒想過有年輕人仍然對舊電影那樣著迷,甚至在舊貨攤找到她昔日的電影畫報和黑膠碟。回想過去在邵氏和電懋的日子,對比現今電影的製作環境,琳琳姐認為各有各的專業。「現在有的是技術和資源,當然是以前無法比擬的。但過往的幕後前輩又是另一種專業:我還記得他們會赤腳在天橋板上走來走去,很辛苦,那種專業又是不同的一番面貌。」

邵氏和電懋在1960、1970年代是香港首屈一指的大型電影片廠,前者將富東方色彩的古裝片推向國際,並大量產出綜藝體闊銀幕彩色電影;後者則中西合璧,製作膾灸人口、以中產階級作背景的時裝片。琳琳姐先後加入兩所公司,也見證了它們的盛衰。「邵逸夫先生對於電影的熱誠是無容置疑的,對於演藝新人也投入百分百資源栽培,比如當時在南國訓練班會有專人教導,電懋沒有正式的訓練班,但我們會學習如何咬字發音,也要學習騎馬才能演古裝片。」當時能夠與邵氏匹敵的電懋,在琳琳姐眼中有不同的風貌,「陸運濤先生有財有勢,對電影事業也很熱心,本身打算『大搞』一番,很不幸當時在台灣發生空難,電懋因此後繼無力(編按:1964年,陸運濤和新婚太太與及一眾電懋高層死於是次空難)。我還記得,當時陸先生與太太的遺體從台灣運回來,電懋全體人員進入停機坪,做了一個簡單的拜祭儀式,過了幾天,我們再在片廠裏搭了一個靈堂,讓職員、同行和觀眾入去拜祭,那場面十分感人。」

影響深遠的香港電影

問及導演和琳琳姐影響最深遠的電影,楊曜愷導演認為是王家衛執導的《春光乍洩》。綜觀楊導過去的作品,所涉獵皆離不開關注同性議題,近年的他已拍攝過暮年男性女性的愛情,下一部作品的對象和背景雖暫時未有構想,但導演對此抱着開放態度,未來作品也不僅限於同志議題。琳琳姐則笑着推薦剛摘下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由先生姜大衛演出的《白日之下》。

楊曜愷導演和琳琳姐的電影緣份,見證着香港電影能夠跨越世代,不同資歷的演員同台演出,展現其多樣和包容性,也但願《從今以後》戲中所探索的同性配偶法律問題,早日走向明亮的未來。

鳴謝:高先電影有限公司

撰文:陳文苑

訪問:吳月華

攝影:歐陽俊浩

圖片設計:袁靖怡

Loading

Share this po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