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電影能夠成為跨越世代的語言?電影糅合了不同崗位對劇本的創作和想法,在共同合作下,電影才得以躍然於大銀幕之上,連結創作者和觀眾。電影作為容器,盛載了眾人對不同議題的看法,每個年代的面貌也得以保存下來。近年來,香港新生代導演展露鋒芒,祝紫嫣亦交出她的首部劇情長片作品《但願人長久》。故事橫跨三個年代,細訴父女在不同時空片段裏的情懷與故事。在現實中,祝紫嫣找來資深導演關錦鵬擔任監製,兩人在合作上,並沒有預想像中的無形隔閡,到底兩人透過怎樣的方式連結在一起?兩代電影人又會碰撞出甚麼微妙的火花?

【從「零」到一拍即合】

說到第一次「膽粗粗」接觸關錦鵬導演,詢問他是否有興趣擔任電影監製時,祝紫嫣臉上露出堅定又雀躍的神色。「以關導的名氣,我知道每年一定有很多人找他做監製,即使他沒有答應,我也無悔。幸運地,他很喜歡我的劇本,於是我們便展開了合作。」雖然祝紫嫣認為自己是「幸運」而得到關導答應任監製,但關錦鵬首肯的原因卻因為《但願人長久》的劇本觸動了他心中的童年記憶。甚少以家庭作為創作命題的他,提到母親在他創作上的影響,「父親早在我中學時離世了,我們家五兄弟姊妹由母親一手帶大,所以我電影中的女性角色,骨子裏有股強烈的剛毅,我相信那離不開我小時候的記憶。」雖然父親早在關錦鵬生命缺席,但他留下的餘韻仍然存在於關錦鵬的電影中,轉換為另一種形式出現。

《但願人長久》導演祝紫嫣(左)與監製關錦鵬(右)。 攝影:梅綺慧

從第一步接觸劇本,到前期準備,甚至在現場拍攝時,兩人花費了不少時間溝通。祝紫嫣認為關錦鵬導演憑着多年經驗,在短時間內,便清楚瞭解她是一個怎樣的人,所以在溝通過程中,大家都能夠坦誠表達想法。身為監製的關錦鵬,則認為導演並不需要完全聽從監製的指示,他更重視彼此的溝通和理解。在合作時,他不會事先否定導演的想法,反而會提出「為甚麼?」,他好奇導演在每個選擇背後的用意,若能夠給予具說服力的答案,才能達成雙向溝通的目標,摸索彼此最適合的拍攝模式。

除了擔任監製外,關錦鵬引薦了資深影人張叔平參與《但願人長久》的美術、造型和剪接。張叔平的加入,賦予了電影不一樣的靈魂。談及與張叔平的合作,祝紫嫣認為他的認真和細心,深深地影響了她。以電影中某段需要擷取2017年日本銀座的環境聲為例,張叔平在剪接的過程中,足足花了兩個多小時聆聽聲音素材,再從中選取了短短的15秒,作為背景聲音。「耐性也是才華的一部份。」這是祝紫嫣對張叔平的觀察。「叔平有一套理論,就是要看到『順眼』才能過關。他會反覆重看每個細節,作為導演,我沒想過,有人會比我更有耐性對待我的作品。」對於畫面、調色甚至是大環境的聲音,張叔平都一絲不苟重覆地看了又看,逐一調整,這種對電影的執着,是新導演最重要的推動力。

【關於創作:電影是對人的洞悉和觀察】

《但願人長久》改編自祝紫嫣個人短篇小說《夏日的告別》,從一萬字小說跨度為兩小時的電影,原本的角色只有姐姐子圓和長年吸毒的父親。為了使劇本更豐富,祝紫嫣在原有的故事架構上新增妹妹子缺的角色,各自洐生姊妹二人邁入成長時期的不同變化。兩個人格在三個時空裏,與父親相處、嘗試和解,在觀看她們的生命經驗時,也同時呈現了香港的歷史變遷。

祝紫嫣一直對「成長」議題情有獨鍾,電影也因此劃分為1997年、2007年和2017年三個時空,透過這樣的表達手法,完整地刻劃童年、青春期、成年所帶來的意義。關錦鵬在閱讀劇本時,認為祝紫嫣描寫筆下人物十分細膩,不僅刻劃了人物表面上的行動,角色的底層也會隨着劇本推進產生改變,「人物是劇本的靈魂。」關錦鵬認為人物才是故事核心,他坦言創作時會和編劇花費許多心機討論人物,讓觀眾願意相信人物的動機和行動,那才說得上是一個好故事。

圖片來源:《但願人長久》官方電影海報

儘管祝紫嫣不是修讀電影本科出身,但社會學和中國文學的經驗豐富了她的創作靈感,「畢竟電影說的是人。」電影總是離不開人物,在修讀社學會的過程中,讓祝紫嫣體會到事情不只有單一面向,世界並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在創作時她能夠跳出道德框架,理解每個人都有其生存之道。正是人的複雜性,啟發了她對劇本的想像。祝紫嫣的劇本相對富有文學性,閱讀時像小說,劇本鉅細靡遺地描述了角色的狀態,不但有助演員走進角色的世界,也節省了導演和演員溝通的時間。不過她坦然在圍讀時才發現劇本對白當中有許多不自然的部份,需再一一修改。有時並不需要用對白填滿整個空間,正如人和人在現實中聊天時,偶爾也會沉默以對,過多的對白反而削弱了觀眾對角色的想像。

【從短片到長片】

完成短片《凪》(2022)後,祝紫嫣得了短暫的拍攝後遺症,「短片給我最大的幫助,就是那些磨難。」由於資源有限,導演需要身兼製片職務,再加上當時疫情嚴峻,於異地拍攝的《凪》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完成。拍攝《但願人長久》的時候,祝紫嫣起初也抱着同樣困難的心態應對,有幸在監製們和其他劇組人員的協助下,祝紫嫣在是次拍攝經驗中,能夠全程投入藝術創作,專心在導演的崗位上。

繼《凪》之後,這是祝紫嫣第二次嘗試自編自導自演。《但願人長久》是一個半自傳式的故事,現實中祝紫嫣同樣是來自湖南的新移民,使她在飾演成年子圓時更能夠投入其中,但祝紫嫣笑稱她的「演員生涯」應暫告一段落,相比演戲,她更享受看到演員發光發亮的模樣。

遇到對的演員是每位導演夢寐以求的事,提及《但願人長久》飾演幼年時期子圓的小演員許可兒(Chloe)時,祝紫嫣雙眼發亮,「她是在拍攝時支撐着我的最大動力。」為了讓Chloe學會湖南話,祝紫嫣事先一字一句錄音給她,Chloe不但背好對白,亦能理解到當中細膩的情感,祝紫嫣形容她為「小大人」,「她在片場表現十分淡定,我也不需要將她當作小朋友般溝通。」

在電影中飾演吸毒父親的吳慷仁,近日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獲得最佳男演員,也是首位獲得該獎項的台灣男演員。原來當初祝紫嫣在物色父親一角時,為貼近角色的說話腔調和背景,本考慮選用內地演員,卻一度因疫情無法通關而影響選角進度,此時關錦鵬導演建議可考慮選用吳慷仁,因而促成了這次合作的緣份。

【最喜歡的昔日香港電影】

在訪問的尾聲,問及兩位導演在電影路上最印象深刻的香港電影,祝紫嫣認為是1996上映、由陳可辛導演執導的《甜蜜蜜》。她最印象難忘是黎明和張同祖在巷子裏打籃球的那場戲,有種異鄉人苦中作樂之感,雖然生活艱難,但他們也嘗試在困苦中尋找一絲得以喘息的空間。

關錦鵬則回溯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新浪潮、電影百花齊放的時期,不論是許鞍華的《瘋劫》(1979)、譚家明的《烈火青春》(1982)、徐克的《蝶變》(1979)和《第一類型危險》(1980)⋯⋯他認為當時的導演們既能勾勒出電影的質感,也能深刻挖掘角色的各種面貌。「拍類型電影也可以說出動人的故事,我覺得香港年輕導演不妨考慮嘗試這個方向。」

電影不單是純粹的創作和觀賞,也是連結不同世代的工具,猶如一場接力賽,上一代影人依然以不同的角色崗位為電影努力,新生代導演則繼續推出一齣齣動人作品,兩代導演在光和影之間穿梭,以電影側錄時代的印記。

鳴謝:高先電影有限公司

撰文:陳文苑

訪問:吳月華

攝影:梅綺慧

剪接:袁靖怡

Loading

Share this po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