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陳曾寧

提到電影界和粵劇界三十年代的金童玉女,不得不提到薛覺先和唐雪卿,二人情投意合之餘,在電影上也是合作無間,可謂天生一對。若只得薛覺先一人,這番成就也許並非如此這般順利,功勞也要歸於這位出色的賢內助——唐雪卿身上。她不僅是一位體貼的妻子,在工作決策上亦盡心竭力,使得他們兩人創立的覺先聲劇團和覺先影片公司先後在業界大放異彩,這對「最佳拍檔」曾一起經歷過甚麼風雨,私下又有甚麼不為人知的小故事呢?

圖一:上海出生的唐雪卿有「南國美人」之稱。(《良友》1933年第375期,頁32)

反傳統的勇氣

從二、三十年代的電影可見,當時女性較少機會接受教育,主流思想灌輸她們要服從男性,留在家中相夫教子。出身富裕的唐雪卿就讀於上海申江祟德女學校及啟明女校,是少數能接受學校教育的女性,她被培養成為一個思想獨立的人。又受到當時上海華洋雜處的西方文化所影響,養成她外向主動而且敢作敢言的個性,有別傳統「三步不出閨門」的女性。因其家庭背景的緣故,唐雪卿經常出入上流社會,有「南國美人」之稱(見圖一)。醉心表演的唐雪卿,畢業後即演出處女作《悔不當初》(1926,晨鐘影片公司製作),並因此一炮而紅。

1926年,薛覺先在上海成立了非非影片公司(下稱非非),為公司創業作《浪蝶》(1926)招募女主角時認識了唐雪卿,並邀請她成為影片的女主角(見圖二)。其時唐雪卿在上海電影界已有了相當聲譽,綽號「小廣東」的她不僅在電影界,甚至粵劇界也享負盛名。[1]唐雪卿交遊廣闊,使薛覺先先後結交了周信芳、高雪樵等文藝界名人,因而令薛覺先進一步提高藝術修養。情投意合的二人,翌年便離開上海,回到廣州共諧連理,並於1929年成立了覺先聲劇團。

圖二:唐雪卿(中)參演薛覺先編導的《浪蝶》(1926)。(《中國攝影學會畫報》1926年第40期,頁1)


先聲奪人

覺先聲劇團在成立初期曾出現一段小插曲,當時劇團的正印花旦小非非突然退團,年少時曾習粵劇的唐雪卿雖被梨園人士視為「羊牯」(外行),但她仍挺身而出為劇團擔任正印花旦(見圖三),1955年《新晚報》更把此事謂作「粵劇劇界來說,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2]唐雪卿在劇團面臨危機時,展現了無人能及的膽識,拯救了劇團,其能力亦因此獲得多方面的肯定。

唐雪卿從不輕易服從於男性之下(見圖四),而她的實力也不容許她只當一個平凡女子。自從成為了正印花旦後,覺先聲劇團的業務蒸蒸日上,風頭一時無兩:「這時社會人士對戲劇的目光大多轉移,他們不再輕視戲劇藝術社會的價值,薛覺先從『新景』出來,便自組劇班了,就是『覺先聲』劇團,與夫人唐雪卿成了覺先聲男女角色的兩個靈魂,聘黃不廢做經理,『覺先聲』一出,號稱第一流的大戲班也就相顧失色,這時的薛覺先唐必(雪)卿聲譽之隆,那是任何劇人所不能及的。」[3]
後來薛唐二人獲得早在上海認識的天一影片公司(下簡稱天一)老闆邵醉翁的垂青,邀請合作於上海攝製的粵語有聲片《白金龍》(1933)(見圖五)。即使這部粵語片不是在港製作,但在香港上映時仍獲得很大迴響,因此隨即趕製另一部同樣賣座的粵語片《歌台艷史》(1934)。除了故事吸引外,男女主角的演出更是錦上添花,唐雪卿精通滬粵兩語[4],配合演技和已有的名氣,過江龍的她在香港很快便深入民心,成為當時香港炙手可熱的女明星。其後天一在香港設分廠,二人便成為天一港廠粵語片的台柱,在香港電影圈大展拳腳。有鑑於此,不少粵劇名伶紛紛開始涉足香港電影圈,為戰前香港電影圈增添了不少人才,不論在戲劇創作或演技上都帶來一股新氣象,當中著名的女明星就包括上海妹、譚蘭卿、譚玉蘭、胡蝶影、關影憐、李雪芳等。

圖三:唐雪卿(左)因覺先聲劇團的正印花旦突然退團,臨危上陣,成為覺先聲的正印花旦,與夫婿薛覺先(右;男扮女妝)並肩作戰,令覺先聲進升為一流大班。(《覺先集》[1936])

卿本佳人

薛唐兩人不僅在台上合作無間,台下的薛覺先也很依賴唐雪卿,1937年上海的《電聲週刊》便以「不可分離的二人」來形容二人的關係,當中提及薛覺先獨門預備讀曲方法,必須由唐雪卿朗讀全曲一遍才能牢記腦中,所以「……故薛覺先登台時,不可一日無唐雪卿,新排戲曲,如無唐在旁相助,殆無演出之可能矣。」[5]此外唐雪卿更參與劇團的劇本創作,《龍鳳帕》和《相思盒》便是出自她的手筆。[6]劇團行政方面,唐雪卿亦具有決策的權力,當時仍是正印花旦的她為了劇團的利益,不怕被搶風頭,親自從太平劇團向馬師曾商請正印花旦上海妹加入覺先聲劇團,與薛覺先組成最佳拍檔,可見覺先聲劇團的成功全賴於唐雪卿的知人善任。

圖四:唐雪卿和薛覺先在高陞戲院各自演出的廣告,她的名還在覺先聲和薛覺先之上。(《華僑日報》1937年3月12日)

薛覺先向來以脾氣之大而聞名,甚至試過因心情不佳而發信知會劇組休息三天,1934年《影畫》便形容「薛覺先脾氣之大,甚至握至高權威的邵老闆也不在他眼內。」並謂「薛覺先的脾氣已經聞名天一了。」[7]然而連老闆都不給面子的薛覺先,最後卻迎娶了唐雪卿——一個同樣以壞脾氣見稱的厲害女子。《影畫》更以〈薛覺先唐雪卿:壞脾氣夫妻嫓美〉為題,特意寫了一篇文章,當中提及「薛唐二人平日感情尚佳,據接近他們的人說,他倆不特感情好,而且脾氣也極相似。兩人都是以架子大,脾氣壞有名。」兩人「在大庭廣眾間,常因一事不如意,竟不卹當人面前發作,不管他人難堪。」其中提及唐雪卿的一段往事:「據說有一次唐雪卿在某戲院表演。在後台化裝,因某演員一語觸怒,竟把一面大鏡子在地上摜碎了,並且大發脾氣,旁邊的人都為之側目。」[8]但唐雪卿過之而無不及的壞脾氣並沒有嚇怕薛覺先,反而使薛覺先成為了「妻管嚴」,在1935年的《優游雜誌》中就指出,唐雪卿對他的約束百利而無一害,更於某程度上為他擋了很多麻煩事。[9]後來薛覺先更把與天一在《白金龍》和《歌台艷史》的薪酬糾紛交由唐雪卿到上海法院辦理[10],可見唐雪卿除了在薛覺先的生活上扮演主要角色外,在公事上也漸漸成為薛覺先的「經理人」。

早在覺先聲劇團雄霸粵劇界以前,薛覺先已在上海創立非非拍攝默片《浪蝶》,後來又創立覺先影片公司拍攝《荼薇香》(見圖六)(1936),並以夫妻檔演出。因唐雪卿的關係,薛覺先認識了竺清賢,更加盟竺創辦的南粵影片公司,,其中薛唐二人有份參與的電影《沙三少》(1935)、《俏郎君》、《俏郎君下集》(1936)等都大受歡迎。有鑑於此,在唐雪卿遊說下,薛覺先終在1938年南粵改組時,掌握製作大權,而改組後第一齣推出的,正是由薛、唐兩人主演的大型歌舞片《第八天堂》。

圖五:唐雪卿和薛覺先合作的《白金龍》(1933)。(《攝影畫報》1933年第9卷第12期,頁28)


自主女影人

當丈夫的事業蒸蒸日上時,唐雪卿亦開始發展自己的事業,1938年《伶星》就有報導她組班的新聞:「…唐雪卿亦想打破一般人的觀念,證明她一不定要靠丈夫名聲來帶起自己的,所以她,決另組一班。她組班決心,遠在去年年尾,因為物色各方面人材,而遲遲未成事,目前已定實羅品超,廖俠懷還在磋商中,除此之外其他人腳尚未確定。」[11]除了組班外,她更於1940年成立雪卿影片公司,決心製作具教育意義的電影。在面對國家和社會問題上,唐雪卿相信通過教育才可喚醒大眾,從而徹底解決社會上的問題,對國家產生正面的影響。當中雪卿影片公司拍攝了改編自舞台名劇《春離冷暖心》的同名電影,這是一齣描寫家庭倫理道德的影片,影片曾一度易名為《冷暖春心》、《情潮》,直至上映時才定名為《疑雲疑雨》(見圖七)。唐雪卿於片中兼任女主角和監製,進一步肯定了她的多才多藝。

圖六:唐雪卿與薛覺先創立的覺先影片公司所拍攝的《荼薇香》於新世界戲院首映的廣告。(《工商日報》1936年6月23日)

除了壞脾氣聞名外,更多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唐雪卿豪爽、重情義的個性,以及知人善任且愛提攜後輩的特質。當時阮玲玉香消玉殞,天一有意開拍阮玲玉自殺一片,並找唐雪卿擔任主角,作為同學及朋友的唐雪卿一口拒絕[12],稱「原因是藉死人賺錢,對不起阮玲玉」[13],《娛樂週報》對她此舉論作「唐氏總算有點良心有點卓識,她不會給人利用做了別人的傀儡」[14],這無疑為行業的職業道德樹立了良好的榜樣。除了對朋友重情義,她更不作任何女星間的明爭暗鬥,並提攜了不少有實力的人,包括上海妹和她的徒弟梁雪霏。[15]薛氏夫婦於1938年在香港建成居所覺盧後,更不時邀請朋友到訪作藝術交流,薛派傑出傳人——林家聲,正是在覺盧裏一次唐雪卿的生日聚會中被發掘。[16]


綜觀唐雪卿的事業路,她是一個對前路很清晰且很有遠見的女性,她用一生成就了一個男人,同時也成就了自己的事業。唐雪卿的愛是無懼的,無論是對丈夫、朋友、粵劇、電影、藝術、國家等,只要是認定了的事,就投入百分百的熱情,把事情做到最好。熱情加上實力,使她成為了多方面的先驅:從「羊牯」瞬間變花旦,解決了劇團的困局;不計個人利益的知人善任,使劇團登上事業的頂峰;積極於電影業發展,開啟了粵劇名伶從影之路,為戰前香港電影業輸入不同的人才;獨力創立電影公司,不為賺大錢,只為製作能教育大眾的電影;不自私,願意傾囊相授,為香港電影業培養一批人才……以上種種均證明唐雪卿是一個事業愛情兼顧得宜的電影工作者。

圖七:唐雪卿創辦的雪卿影片公司改編舞台名劇《春離冷暖心》,拍成《疑雲疑雨》(1940),並任影片的監製。(《華僑日報》1940年4月7日)

[1] 〈薛覺先與唐雪卿〉,《南粵》1939年第8期。
[2] 紅伶人:〈悼念唐雪卿〉,《新晚報》1955年4月21日。
[3]同註1。
[4]士吾:〈桃李爭春迎新春〉,《南粵》1939年第8期。
[5]〈不可分離的一對:薛覺先與唐雪卿〉,《電聲週刊》1937年第6卷第28期。
[6]薛覺先:〈〈覺先旅行團特刊「覺先集」》。香港:覺先旅行劇團宣傳部,1936。
[7]〈薛覺先唐雪卿:壞脾氣夫妻嫓美〉,《影畫》,1934年第一卷第19期,頁9。
[8]同上註。
[9]〈一個女顧客致薛覺先電話:唐雪卿滿腹狐疑,鍾卓芳當堂氣煞〉,《優游雜誌》1935年第3期,頁8。
[10]〈為了天一公司一筆四年舊賬:粵女伶唐雪卿來滬應訟,對象控訴者為王之福律師而非天一〉,《影與戲》1937年第1卷第27期,頁7。
[11]〈薛覺先支店卜吉開張 老板娘唐雪卿當爐紅粉〉,《伶星》1938年第8年第7期,頁16。
[12]〈梁賽珍、唐雪卿與阮玲玉的關係〉,上海:《電影週刊》,1938年第54期,頁2。
[13]〈邵老闆大失所望  唐雪卿不做阮玲玉〉,《娛樂週報》1935年第1卷第18期,頁452。
[14]同上註。
[15]〈粤劇女角:梁雪霏登龍有術 自願執贄為唐雪卿之徒〉,《電影新聞》1935年第1卷第2期,頁5。
[16]崔頌明:〈九月專題「粵劇名伶——林家聲」〉,《明月》,2015。

Loading

Share this pos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